对话蓝箭CEO张长武:固体火箭是牛道小试射的液体火箭是未来的IT新闻
2019-12-02

    重点:制造和发射火箭是一项高风险和困难的创业项目。私人航天和国家航天是相辅相成的,它们的发射任务侧重于不同的方面。液氧甲烷发动机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发动机,能够支持人类航天的未来。中型运载火箭拥有自己的卫星发射市场,不会被大型火箭完全垄断。普通人的太空旅行只是时间问题。这也是未来航天企业竞争的新领域。2015年左右,中国的私人火箭和卫星制造企业开始萌芽,蓝箭太空等一批企业敢于突破传统思维,迈向太空。2018年,他们发射了中国第一艘私有运载火箭朱雀一号,它经历了火箭发射的所有阶段,标志着中国商业空间的开始。制造和发射火箭是一项高风险和困难的创业项目。从“Suzaku-1”火箭为主题,腾讯科技与蓝箭航空首席执行官张长武就火箭发动机技术、国内外商业空间环境比较、商业空间旅游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。张长武说,第一枚固体火箭“Suzaku I”只是一个序曲。今后,该公司的重点是液体火箭,他们正在开发“液氧甲烷”发动机。这种发动机清洁、高效、廉价,非常适合商业发射。SpaceX也正在制造自己的液氧甲烷“猛禽”发动机。蓝箭航空首席执行官张长武说,航天公司是国家航天活动的重要补充。他们有不同的侧重点。国家空间公司专注于实现重大国家项目,而空间公司则专注于民用空间发射的需要,并且更加灵活。此外,我们最近讨论了维珍星系的“太空船II”到达太空的热点和亚轨道旅游的蓝色起源计划。张长武说,太空旅游对火箭和航天器的稳定性要求很高,中国没有企业尝试这么做,但是太空旅游是业界的共识,它将能够实现,届时普通人会购买它。负担得起的太空旅行票。以下是本次采访的主要内容:腾讯科技:蓝箭致力于液体火箭发动机的发展,而第一枚商用火箭“Suzaku 1”是固体火箭。这是什么原因?张长武:首先,“宿垣一号”对整个中国、对蓝箭都具有重要意义。对于我们来说,它已经打开了四个链:能力链、供应链、业务链和发布链。其次,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初创球队来说,制造火箭仍然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。虽然我们以前在国家职业学院做过火箭和发动机,但是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平台上,新的组织模式仍然可以完成,这是一个需要验证的问题,需要团队之间的磨合。对于民营企业而言,研发火箭保障措施,包括供给体系和试验体系,与国家团队相比还有很大差距。如何利用社会资源,通过供应链也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事情,甚至比我们的火箭设计更具挑战性。”“Suzaku 1”火箭发射。第三,私营企业建造火箭,进入发射厂发射火箭。中间的业务链和发布链是全新的。我们是这个行业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在我们推出“第二名”之前,“第一名”想帮助我们走上这条路。最后,从技术上讲,固体火箭的发展周期比液体火箭短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问通过固体火箭的路。今后,“Suzaku 1”模式将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保留和调整,但公司的核心战略是液体火箭。腾讯科技:主流液体火箭常用的燃料包括一氧化二氮/不对称二甲肼、液氧/煤油和液氢/液氧。为什么蓝箭公司开发了液氧甲烷发动机?有什么好处?张长武:首先,火箭的发展有两个主要趋势,一个是可回收的,另一个是低成本的。推进剂本身的清洁度和环境保护要求很高,包括火箭发动机的后续维修费用非常低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有毒推进剂是不合格的。火箭质量的80%以上是推进剂,推进剂的成本占了很高的比例。考虑到降低成本,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既便宜又容易获得的推进剂。在这方面,甲烷具有天然的优点:首先,与要求空间级质量的煤油不同,它更容易获得;甲烷的价格比煤油便宜一个数量级。在经济上也更有优势。为什么在人类太空史上没有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?第一,人类的空间史比较短。首先采用肼类有毒推进剂,然后采用液氧煤油推进剂和液氢液氧推进剂。过去,这些推进剂能够满足和支持人类空间需求。目前,世界都在追求环境保护,欧美对环境保护有一些法律规定,有毒推进剂已经开始退出历史舞台,国内也一样。液氧煤油推进剂虽然比较成熟,但在回收和成本降低方面具有明显的缺点。虽然液氢和液氧是比冲的最佳推进剂,但是风险和困难也是最大的。私营企业没有人选择氢气和氧气发动机。前面的选择是液氧甲烷发动机。甲烷的性能介于煤油、氢气和氧气之间,但其经济性明显优于煤油、氢气和氧气。SpaceX也在国外开发液氧甲烷发动机,但紧迫性不高。此外,他们想开发的液氧甲烷发动机的规模比我们的大几倍。这是一台200吨的推力加力发动机,在规模和技术路线方面比我们难一个数量级。我们的引擎在性能上跟随SpaceX现有的Merlin引擎。腾讯科技:蓝箭在北京和西安分别设有两个研发中心。这两个中心的重点是什么?湖州智能制造基地的主要发展方向是什么?张长武:首先我们在北京设立研发中心,然后在西安设立研发中心,然后在浙江省湖州市设立智能制造基地,这是一个工厂。除了工厂,还有一些测试设备,在山里还有测试台。它也是我们的“Suzaku II”火箭发动机的测试和装配基地。北京和西安研发中心地位平等。北京是运载火箭总体设计中心。还包括液体火箭发动机“喜鹊”的研发。西安是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发队伍。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人才分布主要集中在北京、西安,具有人才优势。张紧技术:SpaceX已经得到了NASA的大量支持。自从美国宇航局的航天飞机退役以来,它长期严重依赖俄罗斯和SpaceX等私营公司的火箭将宇航员和货物运送到国际空间站。国内环境与美国不同。中国航天局拥有自己强大的火箭队,发射非常成熟可靠。相比之下,我们无法直接得到国家空间的技术支持,似乎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。蓝箭有什么优点?张长武:我们不能和国家队竞争,也不能竞争。我们可以看到,国内的小立方体卫星发射时多余的火箭载荷。对于小型卫星来说,很难找到这样的发射机会。我们公司的定位是对国家队的补充。国家队的工作重点仍然是满足国家和军事发射的需要,重点实现国家任务。本公司立足于商业发射市场,能够进行更灵活、更频繁、更经济的发射。今后,国家队将越来越注重国家层面的任务,包括空间站的建设、北斗系统的建设、月球和火星的探索等重大项目。对我来说,我们的目标是使商业发射更好,实现更高频率和更低成本的发射。腾讯科技:据报道,SpaceX未来的发展重点是重型隼和大型隼(BFR)火箭。大型火箭可大大降低单位载荷的发射成本,具有价格优势。我们的中型火箭如何能与类似的大型火箭竞争?张长武:从发射市场来看,追求的不仅仅是单位质量的发射成本,还包括包括时间成本的综合发射成本。SpaceX每单位负载的大型火箭发射成本非常低,但是对于小型卫星公司来说,他们买不起大型火箭。火箭是根据每次发射的费用来交易的。我们还有能力发展大型火箭。基于我们正在开发的10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,今后通过标准化配置,我们可以扩展到大型火箭领域。应该说,我们的发动机已经为未来大型火箭的定位留出了足够的空间,也铺平了道路。腾讯科技:12月14日,维珍银河2号宇宙飞船飞到83公里的高度,亚轨道旅游即将到来。蓝原也积极准备亚轨道旅游。蓝箭有自己的太空旅游计划吗?张长武:将来,普通人可以被送入太空应该是一个共识。但是它仍然需要很长的时间,也许10年之后。特别是在国内商业空间发展阶段,首先必须有一个可靠性得到充分验证的火箭。在解决了商业卫星发射的问题之后,我们将进入下一个载人链路。腾讯科技:12月16日,火箭实验室成功发射了一枚名为“电子”的火箭,并将13颗立方体恒星送入轨道。据报道,这种火箭的涡轮泵是由电力而不是气体驱动的。这种火箭有什么优点?张长武:首先,从定位角度来看,它们是小型火箭。我们是大中型火箭。他们的技术确实很创新,但他们只能是小型火箭。如果它们是大型火箭,那么电力驱动的动力就无法得到支持。此外,它们遵循的技术路线在中国也实施得很差。对于我们的中型火箭来说,从技术上讲是不可能实现的。但是这项技术确实具有创新性。腾讯技术:除了陆基发射外,还有一种机载发射模式,如轨道科学,它使用这种方案。维珍轨道,维珍轨道下的维珍轨道器,也正在开发这项技术。蓝箭有空中发射的技术路线吗?张长武:这种发射的承载能力非常有限。国内空域管理与国外空域管理不同,实施也存在问题。腾讯科技:2015年后,许多火箭发射和卫星制造公司突然出现。你认为是什么原因?张长武:在航天界,建立商业火箭和卫星公司的想法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。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商业公司。在2015年,同步空间商业公司也成立了。这与国外商业航天的发展有关。SpaceX,火箭实验室,行星和其他外国公司成立于2013年,并于2014年进入商业航天。航天公司的出现逐渐使国家对商业空间更加开放,这相当于几个人打开了一扇门,导致每个人都冲进了轨道。腾讯科技:蓝箭的愿景是什么?张长武:蓝箭的愿景是成为世界级的商业火箭公司,让人们也觉得空间是触手可及的东西,就像我们的使命:把你的梦想放在太空中。